登入名稱
密碼
註冊 | 忘記密碼? 
靈修 / 屬靈操練
讀經 / 研經
丁道爾釋經系列
聖經信息系列
Seed
心靈勵志
生命造就
見證 / 傳記
家庭 / 兩性
兒童繪本/ 故事
青少年成長
小說館 / 文學
音樂 / 藝術
福音材料
團契小組培訓材料
教會歷史 / 事工
職場事奉
神學 / 教義
實踐神學 / 輔導
基督徒倫理 / 當代議題
社會文化
工具書
其他
雜誌
《 知識的傷痕 》講座 內容記錄 (鄧紹光教授的部份)
發佈於 2015年05月11日

鄧紹光教授

 

我想做少少統計:第一次知道Rowan Williams的人可否舉舉手?請舉高一點。

看來其實都有一半。[范牧:是的。看來要比較「導論」地講。

當然,對我們讀神學的人,如果眼界闊一點,大都會認識這位英國聖公會的神學家,也是前任的大主教。他有很多身分,是神學家、主教,也是大學裡教授神學的老師。但他尚有一個身分我覺得是更加重要,是我自覺對我認識他時不能忽略的──就是他「詩人」的身分,且是威爾斯詩人的身分。

如果你有興趣讀神學……讀詩,讀當代的詩,你就會知道威爾斯是盛產詩人的地方。這是相當吸引我去認識他。因為坦白說,在我們華人教會界之中,若要找到詩人神學家或神學家詩人,其實很困難。我們有詩人,但他不是神學家;我們也有神學家,但他不是詩人。

 

不但如此,Rowan Williams也是教會的牧者。所以說,至少他是「神學家、詩人、牧者」。這三重身分對我來說是很吸引,因為華人教會很難找到這類人。從他的著作我們發覺他很厲害或許你們會懂我的意思,即他的厲害在於他是神學家,也同時是聖公會的主教。但他的神學,其實也跟他的詩人身分有關係。當然,稍後范牧師將與大家分享,聖公會神學的氛圍如何進一步塑造他。但我比較有興趣的是,如何從詩人的角度去看他。

亦有很多研究他的學者特別指出這一點,因我們平時很少留意這方面。有人或會想:「你同我講神學便講神學囉!跟我談詩?文學我完全不熟悉的!」我們香港很多的弟兄姊妹都不大讀文學作品,因為時間有限,且文學「冇乜用」;但外國的情況卻不是如此。

 

從此角度進入,我將指出他在整本著作中,與他的詩人身分相關,我們要特別注意的地方。

但在講入這一點之前,我想補充:

很多人對《知識的傷痕》……或是當要介紹這書時,會說:「這是一本談『靈修』的書。」當然,事實上它不是純粹談靈修;而是論及一些屬靈的先賢,在這條路程上,在歷史的進程上,他們給了我們一些怎樣的學習與榜樣。而當然,Rowan Williams在論述時是有一條主線在其中。

不過,一談到「靈修」,我們又會很容易窄化它,比如變成很個人的事情,變成很純粹在靈裡面的一種實踐、與上帝的相交……諸如此類。但是在教會歷史當中,早由教父開始,或是從聖經裡的記載來說,我們今日所講的「靈修」,對他來說只是指「認識上帝」。

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向度!我們一講「認識上帝」時,未必會立時想到跟「靈修」有關。但對他們而言,讀聖經,就是為了「認識上帝」。思考「上帝是誰」不是「靈修」。「靈修」是加深我們與上帝的關係,但亦是進入上帝生命裡去體會(粗體代表加語氣)祂是誰。

 

為何我們會這麼容易把「認識上帝」與「靈修」分割?因為我們把「認識上帝」看為一個客觀學習過程。即「上帝」在我面前,讓我去認識祂。或是我透過某些神學家的著作,讓我去認識上帝。這是一個很現代的學習模式。我們有時去「學靈修」,去上堂「學靈修」……然後課堂裡,老師介紹幾個models 給大家,繪影繪聲地介紹每個model 有幾多個步驟……事實上這種學習只是一個很客觀抽離的認識,你認識到的上帝只是一個「知識對象的上帝」、一個「紙上的上帝」,或是一個「概念裡的上帝」;而不是親身「經歷緊」上帝。

 

我們說回來,如果「對上帝的知識」不是觀抽象,那靈修其實就正正是告訴我們,那是一個親身經歷的過程。所以你看這本書的介紹,由早期教父俄利根(Origen),一直到中世紀、改教時期……到十架約翰……其實一直是在論述這些先賢,我們在大公教會的先賢,他們如何第一手「經歷緊」上帝、「認識緊」上帝。這才是我們需要回到的基本。他們作為我們的榜樣、參照,讓我們去看這許多先賢走過的路。

當然,Rowan Williams在論述時有他的重點。

回到這書,由它的書名開始,你便發現它很有趣:《知識的傷痕》。當然,這知識是指對上帝的認識。但請記住,這「上帝的認識」並不是由書本、課本、課堂上所記載的「客觀知識」,而是在靈修裡親身體驗與上帝「encounter相遇」的歷程。在這歷程當中,會有傷痕。

為何在與上帝相遇、認識上帝的歷程當中會有傷痕呢?這種帶有傷痕的知識是一種怎樣的知識?

在日常生活裡我們去學習,怎會有傷痕?除非老師很惡吧!常常「抽稱」你,然後你不懂回答又給他罵,見他越罵越狠……或是我們在小學時被體罰,那就有傷痕了。但是,我們不是說這個層面。

為何在「認識上帝」此事上會有傷痕出現?當然我們也可以反過來問:「是否有些『認識上帝』的方式是不會帶來傷痕?」既然有「有傷痕」的情況,那就一定有些「沒有傷痕」的情況吧!那麼我一定是追尋後者啦!因為不會為我帶來傷害與痛苦。這是我們需要進一步思考的。

 

在進深展開這思考之前,我想與大家一起讀一讀這書裡一些重要的篇章。中文本第24頁,「信徒生命的目的」,在第6行,不知大家找不找到:

「信徒生命的目的,就是在與上帝的相似當中認識上帝。」這是需要解釋的,我們一會兒再說。

「我們認識上帝,並不是作為一個主體透過概念把捉客體,而是分有上帝之所是──你甚至可以更大膽地說,我們是分有上帝的『經歷』。我們是在十字架的憐憫中、並透過操練十字架的憐憫,才得以認識上帝;倘若我們在這點上與上帝相似,便可認識祂。」

 

這段文字其實告訴了我們:「認識上帝」不是甚麼,以及「認識上帝」是甚麼。

「認識上帝」不是甚麼?它不是「作為一個主體透過概念把捉上帝(客體)」;比如我們有些「已定性」的概念,比如看上帝是「無限」的上帝,是「全能」的上帝……這些全都不是一個概念。在哲學裡很多時對上帝會有某種的描述,我們很多時把「概念」套在我們要「認識」的東西上。但Rowan Williams告訴我們,認識上帝不是一個這樣的過程。不是我們作為一個主人,我用我自己已有的一種思想、一個概念(無論這概念是來自哲學也好、社會學也好、心理學也好……或是我們根本重來都不知道那概念從哪裡來,但從小就承襲,如中國人說「舉頭三尺有神明」,我們從小聽到大,就入了心。諸如此類。……我們就帶著這些東西、這些概念去接觸基督教上帝的時候,很容易先入為主地「套左入去」。且要記住,這「套左入去」是我們自己一相情願地「套左入去」。我們不是問過:「上帝祢是否願意我這樣地『套入』來認識祢?祢有沒有任何反駁、objection?」我們就是很自然而然,因為我們在認識任何事物的過程都是習慣如此。

Rowan Williams就告訴我們,在「認識上帝」這事上,從來都不是可以用這方式。這種「認識上帝」的過程,我們就是將上帝變成一個「客體」──「一個客觀存在的東西」可以讓「四方八面」地去觀察,甚至是解剖,看看裡面是甚麼、揭開裡面是甚麼。

我們沒有把祂(上帝)當為「主體」,好像我一樣祂有祂的主動性,好像我一樣祂可以「收埋」自己不讓人認識。我們同人交往也會:「我對你沒有甚麼好感,我為何要告訴你我是誰?(我做乜是話你聽我係邊個?)」反而我要問你:「『你邊位呀,生?』『又係你呀?陳生。』」

 

如果「認識上帝」不是一個這樣的過程,那是甚麼?

他在這段文字裡就說:「認識上帝是分有(share)了『上帝之所是』。」即我們有分於祂的那種生命。「甚至可以更大膽地說,我們是分有上帝的『經歷』。」這裡特別是說上帝在基督裡、在世界的種種經歷,我們share 了。經歷過祂曾經歷的,我們便知道祂是誰。

這很難?是的,事實上是很難。

這是進入對方的生命、進入對方的故事,去體會祂。祂走過的路我再走一次。而我就那過程中,自己體驗、體會,上帝在基督裡的生命是個怎樣的生命。然後,我知道祂是誰。這不是一種抽離的、很安全的、很客觀的……而是觸及自己的傷痛也好,或是脆弱的那方面也好……是打開自己生命的一種經歷。

分有、有分上帝在世的經歷,特別,是耶穌基督的經歷。再說下去是,耶穌基督在十架道路上的那種經歷。這不是一種客觀的認識,是兩個主體之間生命的交融、交合,那種互相有分、團契(有個英文special term 未能確認)……團契就是互相有分──你進入我生命、我進入你生命。那種認識才來得更透徹。這永遠是一個歷程,而我們唯有在此歷程才更認識上帝是誰。

 

接下來,我想再闡釋(elaborate),「認識上帝」不是甚麼。

事實上我們在生活世界裡習慣了,對事物分門別類。你若不分門別類,就不知道怎樣看待對方。譬如在雨傘運動裡面,我不知你的政治立場是怎樣,但你首先就會問:「你是黃絲帶,還是藍絲帶?」「你企在哪一邊?」或許你不會直接問。「你贊成黃絲帶,還是藍絲帶?」其實你這樣問時,你是想identify(辨認)他企的位置是在哪裡;以致你知道自己該怎樣回應他,怎樣向他說話,怎樣對待他。如果在教會裡作為牧者如此問,會有很多後果;不過在此沒有。

 

為何要「分門別類」?是為了identify對方是誰,是為了「定性」。在香港的處境,在此政治環境我們常常聽這些:我們北面的政權最重要做的,就是對各樣事情、各路人物、各樣政權去定性。因為唯有定了性,你才可以曉得如何對待祂、處理祂,以甚麼方式與祂交往,你講的說話是怎樣。

事實上我們日常生活也是如此,不然我們常會「企左喺度」(茫然不知所措)。所以我們最怕陌生人。陌生人最麻煩的是:我們不知他是誰。不知道他是誰時,會有一種「不安全」。所以我們的父母從小教導我們的孩子:你要小心陌生人,你不要跟陌生人說話,你要與陌生人保持距離。這其實是把「陌生人」定性為「危險的」。但陌生人是否一定危險?其實不一定。只不過是我們掌握不到其實「他是誰」,他有太多uncertainties。而那堆uncertainties很可能是跟我們不一樣的,極有可能是跟我們不一樣的。而我們很害怕,這種「不一樣」。對於「不一樣」,我們盡量去避免它。

對「認識上帝」的過程,也一樣。我們很害怕上帝是陌生的上帝。Rowan Williams在寫這書時,在一開首就說,其實我們與上帝相遇,是與一個陌生的上帝相遇。這陌生,很多時令我們覺得不安全。所以我們很多時會想盡快把握「祂是誰」。是盡快,不可以拖……

這其實是涉及,與上帝交往的過程其實需要時間,需要耐性。所以,在禮儀教會的崇拜是很好的,因為「逐樣野、逐樣野」慢慢做,祈禱也可以慢三拍,你說多好!但去到我們某些福音派教會就「趕頭趕命」,「嗱嗱臨」成個program run 落去。你是享受不到那在時間裡面那種等候,享受不到在時間內逐漸發現上帝那種奇妙。

 

時間是很奇妙的一樣「野」。上帝造這個世界就賦予了世界那種時間。上帝並且是投入了在這具有時間的世界裡面,在這「時間世界」展現祂自己。但我們卻「等唔切」。我們總是想很快去掌握祂。對於不讀聖經未信主的人,他可以快到,就從他自己的哲學概念、社會學概念、心理學概念……去告訴我們這些信了的人,我們的上帝是誰。你有沒有遇過這樣的朋友?在facebook裡面。他明知你是基督徒,但卻不會問:「你們是如何理解上帝?你們的聖經是如何理解上帝?你們歷代的先賢是如何言說這上帝?……」他不會。他會當這些東西都可以「抹開」(置之不理)。「我就用我熟悉的概念,我能把握的哲學思想,各門的、社會科學的……等等的東西,『套落去上帝度』。於是覺得我馬上就把握到上帝是誰,這多有安全感!」不單是「安全感」,多有控制感!「你的上帝就在我手裡面。你?你也不知你的上帝是誰。我就知道了。因為祂在我的概念掌握之下。」

 

這是我們經常遇到的,未信主的人的情況。他以為認識到我們所相信的上帝。但這又是否表示,我們真的很認識我們所相信的上帝?我們是信徒,我們「返了教會」這麼長時間……又不是的。很多時我們也會陷入在這陷阱之內……陷入甚麼陷阱?陷入我們過去的那種信仰經歷,陷入我們過去那種可能教會已需要修正的教導裡。

事實上此情況,跟昔日的法利賽人是一樣的。他們非常熟悉摩西律法。他們就用摩西律法的教導去判斷在他們眼前出現的耶穌是哪一位。「哇!摩西的律法不是如此說的。你怎可以與罪人、稅吏、妓女一起吃飯?」你知吃飯不是那麼簡單,難道你以為就似「搭枱」?我們「搭枱」吃飯沒有所謂。昔日的吃飯,你也知道……「你與他們交往。Cross the boundary越過罪人的界限。你是聖潔的。你是拉比是聖潔的。你不熟悉律法嗎?你為何跟那班人在一起?」「你邊位呀?你仲自己稱自己是彌賽亞,是人子?」

於是在這個概念就一刀斬下去。是嗎?最後「收左工啦」我們的主耶穌,死在十字架。

如果你認真一點去看,耶穌死在十字架是更加令人震撼,是百思不得其解。不過,很有趣的是返了教會很長時間的你,又以為自己很明白「十字架」是一回甚麼事。以為「十字架」就是如Mel Gibson的《受難曲》,《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血淋淋的。但如果你有認真看福音書,其實沒有很多血淋淋的場面。那麼,「十字架」的震撼性在哪?

 

對於法行賽人而言,一個陌生人,陌生到不得了,不知道祂是誰,只能按照他自己對摩西律法的理解底下勉強「套入去」,定性一個title給祂──「一個褻瀆上帝的人」,然後把祂掛在木頭上。

這也可能是我們對上帝、對耶穌基督的一種認識;但這種認識是我們一相情願……我們不願意被上帝或耶穌基督去修正我們。為何我們不願意?因為我們沒有耐性。時間一拖長,可能就不安全,可能很危險。如果耶穌基督當日繼續那樣講說話,隨時會召至羅馬軍隊入城……在這時候對以色列人有甚麼好處?對猶太民族有甚麼好處?

根據福音書的記載,很簡單,把他殺死。除去這個陌生人。耶穌基督是alien來的,你知道嗎?是完全不會被人世間的種種分門別類,種種的概念,你可以把祂束縛。不是嗎?你說祂「搞革命」?又好像不是。因為祂不似當時的奮銳黨,那些人真的是招兵買馬準備與羅馬軍隊來一次對抗。彼得出刀,耶穌說:「收刀啦!」但你說他「對政權千依百順」?不好意思,也不是。他的行動是很奇怪的,用我們今日的說話、周星弛的說法來說,是「估你唔到」。「係米估你唔到?」

所以,福音書常說,耶穌基督說完祂的話、耶穌基督做完了祂的事,那些門徒、那些群眾是wonder。用我們今日的說話來說就是「超O嘴」。呆在那處。「咩事呀?」我們沒有辦法完全理解。我們沒有辦法完全從我們過去那宗教的知識、宗教的經驗來完全把握祂是誰。這才是上帝的陌生性。祂逼使我們重新檢驗我們的知識,我們對上帝的知識。逼使我們重新要修正我們對上帝的知識。

這是Rowan Williams非常重視的一個神學核心概念。在整本著作的開首,便開宗明義地說;以後每一章的介紹,不同的先賢與上帝、與耶穌基督的相遇,他繼續點出那陌生性。那陌生性來到一個地步,是我們要放下我們自己所有的知識,所有先入為主的成見、知識。這是一個非常痛苦的經驗。因為這些知識、見解,是我們之所以為我們的生命的一部分。我們對事情的看法、我們對人的愛惡,我們對種種事情的反應,是我之為我的那部分。你叫我放下那些,那不是叫我「冇咗自己」?從小到大我接收很多東西,父母教我很多怎樣做人,老師教導我們人生應該追求甚麼……並且我們不單是接收了,還是跟著去做、去實踐。在實踐的過程我強化了我對事物、對人生的看法,「我覺得work喎!」對我人生真的帶來了某種成果。這一切一切就形成了我們的identity、我們的身分。今日,你要我將這一切放下?這是非常非常痛苦的一個過程。

 

這裡涉及的是:真正認識上帝之所是,其實必然帶來傷痛,或傷痕。

這種經歷的傷痛、傷痕,首先是因為我們的上帝,在我們的信經(使徒信經)裡面告訴我們,祂是創天造地的。這是基督教很核心的信仰:上帝是創造主,我們是受造物。這宣告其實就是告訴我們,不可以以受造物的身分隨意去認識創造主,因為我們只是被造。我們不是創造那一位。這在我們神學上有個術語──叫「本體上的差異」。(當然,在信仰裡我們很少用這種術語。但大家既來了這講座,我們便說說。)

 

其實在信仰上我們只會強調,上帝是創造主、我們是受造物;或者上帝在天上,我們在地上。講天上,祂是超越的上帝,與受造的不一樣。但這超越的上帝奇妙的地方是,祂可以進入這個世界;祂是完全令你想像不到的 Holy Other。這Holy Other不單是指祂跟我們在本體上不一樣那麼簡單,而是祂的作為你完全想像不到。你以為祂在天上,祂又可以來到你們中間。我們常說上帝是超越的,這其實只是說對了一半,上帝其實也是內住的。我們在主禱文裡念的第一句是甚麼?「我們在天上的父」這很有趣。「天上」是代表祂跟我們不一樣。但是「父」啊!「父」是一個很親密的稱呼。當然,耶穌基督是這樣教導我們;因為耶穌基督稱上帝為父,我們跟隨耶穌基督也可以稱天上的上帝為父。

但「天上的父」就正正把那種超越,以及在我們中間的那親近性,連結在一起。這完全是顛倒我們日常生活或哲學的概念:「在天上怎會在地上?在地上怎會在天上?」但我們的上帝正正告訴我們,祂是在天上的上帝,卻可以「道成肉身」來到我們中間。所以若我們認真地思考「道成肉身」,是令人驚訝的,是令希臘哲學家沒有辦法想像的;甚至令猶太人都沒有辦法想像:「你怎可以稱天上的上帝為父?祂的威榮、祂那不可想像的全權、全能……你怎可以用『父』這些字眼來稱呼祂?」但耶穌基督就教導我們。

這是「打破緊」我們現在所說的「靈慾二分」。在「靈修」裡我們往往犯下這個毛病,以為靈修是脫離軀體、靈魂出……上了「三重天」。回到保羅的教導,其實那只是指與上帝有很親密的經歷,保羅說自己上了「三重天」,只是說自己進入了跟上帝很親密的交往裡面。不是「純超越」,上帝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祂是多想跟我們有很親密的交往。

這正正是令人wonder的地方,令人感到奇怪。一個這樣的上帝,是個怎樣的上帝?正是因這緣故,神學家稱呼祂為Holy Other(完全的他者)。又或者用聖經的術語來講,祂是「聖潔的」。這才是「聖潔」的意思,而不是說:「我跟你劃清界限」。耶穌基督之所為「聖潔」,祂是可以來罪人中間一起吃飯、一起交往。這是我們完全想像不到的情形。這就是說那陌生性。

但這陌生性是傷害我們的。如果我們不放下我們對上帝既有的認識,我們會馬上說:「祢係邊個?我唔認識祢。」「在我們的信仰知識裡,我擺唔到祢入我的格局之內。」這正是福音書裡面猶太人的情景,亦都是很多哲學家那種情景……沒有辦法想像耶穌基督既是上帝,又是人。「祢是上帝就是上帝,你是人就是人。你怎可以越界?」他們沒有辦法想像那種陌生性。

他一接受這陌生性,就要放下自己。一放下自己,那他種種的思想、種種的概念……其實他是受到傷害。在此Rowan Williams就是要說,你要真正認識上帝嗎?你就是要被上帝的陌生性傷害。這種傷害就是要我們剝落、去除我們的自我,這自我包括對上帝種種的認識、種種的經歷……當然這可以是一個歷程。不是一下子。

當然有些弟兄姊妹很厲害,馬上便「放低」,馬上便覺醒。當然這是上帝給他們特別的恩典,用中國的術語是:「馬上覺悟。」但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我們不能「立地成佛」,總是要經過「漸修」。所以馬丁路德「因信稱義」的境界是很高的,馬上便接受那恩典;但約翰衛斯理說:「成聖的階段」,我們都在成聖的階段,逐漸剝除、剝落。在羅馬天主教會也有此兩種不同面向。一種走向:「你馬上便解脫,馬上便將那自我剝落。」另外一種是:「你只能逐步、逐步剝落。去將自己的邪情自慾,那些既有的哲學成見或宗教經驗,放在一邊。」這個,保羅的說法就是:「心意更新而變化。」心意就是我們最核心對事物的判斷。沒有了這,我們很難生活。那指導你,明日上不上班。那指導我們很多東西:我們行事為人、我們的工作……我們要娶一個怎樣的太太,或是要嫁一個怎樣的丈夫……網上有很多討論:究竟是要嫁一個每餐只是吃麥當奴的,還是要嫁個有錢人……那些在指導我們的生命。

 

但是,面對上帝的陌生性,這些都要放下。但其實這是第一步。

在你放下之後,當你進入上帝在這世上的經歷時,是另一個層次。你放下已是不易,但當你跟隨耶穌基督在世的生活來生活時,你就開始進入另一種傷害。

第一種傷害是上帝要你放下,放下你自己的老我,保羅的說法:「放低你一切的老我。」這是第一種傷害、傷痕。第二種傷痕不是上帝給我們的。第二種傷痕是我們跟隨這個陌生人──耶穌在世的生活時,這個世界就會對我們有種種的傷害;就如昔日那世界對耶穌的種種傷害。除非我們不跟隨耶穌,但我們跟隨耶穌,就是過耶穌的生活。所以,昔日世界如何對待耶穌,今日這世界也會怎樣對待我們這跟隨耶穌過生活的門徒。因為我們正走在那條路,我們在經歷祂所經歷的。

但這樣,我們才真正體會到耶穌基督的生命是怎樣。或是上帝在耶穌基督裡面,為了我們所經歷的種種傷害。所以第二個層次所經歷傷害,是在經歷「上帝的傷害」。我們親身地經歷耶穌基督那種種的被棄、種種的被侮辱、種種的不屑、種種的鞭傷……唯有這樣,我們的生命,真正地認識到上帝。

但同一時間你要留意,在這認識的過程,整個生活就是被重新形塑(reform),重新塑造,與耶穌基督相似。「心意更新而變化」是為了甚麼?似耶穌基督。但我們唯有踏上這與耶穌基督相似的道路上時,我們的生命才會逐漸逐漸逐漸被模塑成像耶穌基督一樣。

 

這是Rowan Williams在整本書裡貫穿來說:兩重的傷害。但兩重的傷害為了甚麼?Formation,塑造我們似耶穌基督。

 

陌生性是Rowan Williams很重要的觀念。為何他這麼重視陌生性?是因為他是詩人。

你有沒有讀詩?要讀下詩喎!但讀詩,跟讀散文、讀小說不一樣。讀小說你可以追情節,看得很快。(小時候讀金庸小說的例子)但是讀散文,有深度的散文,你開始會覺得慢,因為停了下來。就好像讀好的靈修作品,譬如盧雲、Merton ……篇幅很短,以為很快看完,但「死嘞!為何我常停下來去思想它說甚麼?」那慢下來的步伐,那contemplation……為何如此?因為它層次豐富。但散文還容易一點……當然我們也可以分不同作家,有些作家的文章如清水,可以快讀……但有些卻是如醇酒,要逐啖去細味,要以舌頭不同的部位去細味。

 

這裡說的,是那層次的豐富。

詩的層次是最豐富的。但為何詩人可以寫出如此層次豐富的作品?一件事物,你看是如是、我看是如是,為何詩人可以看出這麼多角度,可以用這麼多角度去寫一樣的事物。這是因為他的sensitivity敏感性、敏銳度是很強的。對同一樣的事物,他可以用長時間很有耐性地去觀察去、感受。

當然,從我們的角度或母親的角度:「你搞咩呀?死仔!望住隻錶望咁耐。」「做功課啦!聽日考DSE呀!」我們總是覺得為何要浪費時間?

但詩人重要的地方是甚麼?正是他願意浪費時間,而他不是真正的浪費時間。他是對事物作出一種深度的了解與認識。這是不容易的。在現代社會我們沒有這個操練,因為現代社會講快。你最好一下子掌握它是甚麼東西。那最快是怎樣?套個蓋疊下去、定位、找專家……而不會仔細去認識他。對人也是一樣。一個人,一個陌生人來到教會,你最好是立即知道他是一個怎樣的人,他的職業、家庭背景……有沒有教會的朋友(有教會的朋友就安心點;沒有便很驚,因為沒有人可以問到他是誰)。

但作詩的詩人,就是不怕「陌生性」。Rowan Williams厲害的地方是將一種我們平常生活看為熟悉的事物,他一直專注、去看……直到他看那事物看到完全不認識它為此。不知你有沒有這個經驗。間中我們或會有:「有些東西平時看是很熟悉的,但看著、看著又發現其實我不大知道它是甚麼。」這種經驗對詩人來說是經常出現。我們平常人間中會經驗此情況,但不是經常。

 

他取這「陌生性」……唯有「陌生性」,我才不會隨便說「它是甚麼」,我才會尊重它。這是他作為一個詩人,讓他的神學作品,寫歷史也好、寫社會議題的分析也好……他往往讓你有另一個角度去看那事物,而令人有一種驚訝:「是啊!為何我看不到?」

其實Rowan Williams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個震撼。為何你可以是如此?為何我看不到?你是誰?而你若要知道Rowan Williams是誰,你要看他的書,要看《知識的傷痕》。我今日的分享到此。

 

back

德慧文化書店德慧文化平台 | 思與讀通訊閱讀教育作者專介德慧心靈輔導室會員專區關於德慧文化 | 友好連結聯絡我們 | 網頁地圖 | 購物須知
德慧文化荃灣站:新界荃灣青山公路264-298號南豐中心23樓東翼B9室 (2301B-9)  電話:24074117  傳真:2407-4118
© 2017 德慧文化圖書有限公司 (台灣校園書房出版社港澳總代理)。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網頁設計及維護 科擎科技有限公司 (IGT)